别时无恙

嘿,最近过得怎么样?你还好吗?

别想多了,这句话不是对着你一个人说的,似乎是寒冬时节,更容易与人嘘寒问暖罢了。

去年,不,是前年了,前年长夏的时候,还记得我们同看的一出戏,可笑的是,看客是我们,戏子也是我们。

我们看着之前的自己在台上金戈铁马,大江明月,随着看客们的节拍走走,伴着唏嘘停停,盛装之下,谁也不是扮演真实的自己。

看客们心知肚明。直到曲终收拨时,看客们意犹未尽,戏子们怅然若失。

戏子们走下台,回到刚才,同看客们一起看着自己的表演,与看客们一起指指点点。

后来啊,剧本改了,小生不是原来的小生,青衣也不是原来的青衣了。

 

我最近很好,勿念。

小生道别了戏坛,来到一家茶馆。茉莉太清,普洱太浓,杯子太浅,用情太深,小生从未泡得一手好茶。每番酝酿后,小生总是看着清清浅浅的茶杯,喝下郁郁苦涩的茶。

后来啊,小生遇到了一位教得他泡一手好茶的女人。这又是另一段佳话了。

至于青衣如何,只记得小生偶然间匆匆路过戏台,看见那位青衣几度与不同生角饰演。时而梁祝,时而昭君相如,看客们还是原来的看客,剧情还是原来的剧情,小生却是怎么也看不透了。

青衣女子过得好否,小生不知道。

一日,小生收到青衣的信,邀他共返戏台。小生反反复复看着信,笑笑。

 

青衣毕竟只是青衣,怎是茶馆中伴他从甘苦之味走到甘甜的女人。

《别时无恙》上有4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